南京算命大師八字災厄實例解-南京算命大師許先潮

                  南京算命大師八字災厄實例解

                  2017-06-12 13:14:52

                  南京算命,南京算命大師許先潮例題解。南京算命學生阿云整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例1:坤造, 壬申 戊申 甲子 戊辰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女孩是筆者徒弟的一個親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甲木生于申月,標準的七殺格,年支、月支伏吟為重煞攻身,此命有二大奇特之處:一者子中癸印流通申中庚煞之氣而極其有情;二者月時戊財生重重庚煞極具無情,導致全局形成財星破印局生重煞攻身的兇險組合,導致其女患孤獨癥、狂躁癥,幾成廢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女孩之所以得這種病,事實是和她的家庭是大有關系的:父母整日吵架,這就是命里的“財印相戰”,這個八字中水印為母、土財為父,財印俱旺兩者戰斗不休,父母吵鬧很兇誰也不讓誰,大吵過后就是長時間的“冷戰”,誰也不理誰,這種家族氛圍就造成了這個女孩的雙重病象:父母狂吵不休的不良信息遺傳在孩子身上就形成了狂躁癥,父母吵過后長時間的“冷戰”就導致孩子的封閉自我保護式的孤獨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女孩因身體不好,勉強讀完了小學,中學就不能再上了。現代社會如此低的學歷,可想而知今后其人的命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例2:乾造:戊午 辛酉 乙酉 丙戌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八字是筆者的一個學生的,他發來短信講:麻煩許師!本人剛學八字,對本人乾造難斷,七殺成群,經年行在南方困頓不已,實在此生走投無路之感,不知此命尚可救?去北方謀生可否?懇求老師指點迷津,拜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筆者回了消息:你命財生殺攻身,只有留在南方有點生機,一至北方,疾病牢獄難免,重則兇亡,切記莫到北方。南方做點苦差事尚可生存,別因妄動做非法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八字確是不好,命中辛金煞旺,傷官丙火也是,若是乙木日主也身健,就可以適用傷官駕煞的格式,應當作好命看了。可怕的是,這個命中是乙木日主無氣,無法去驅使丙傷來制煞;徒然成煞星與傷官兩者之間的戰局,丙傷又難于伏辛煞,命還是成了“身輕煞重”的貧賤之格。古命書云:身輕殺重,不貧則夭。由此而論,此命一生恐怕失意多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命聽信了庸師的意見,以為去了北方水地就可以泄煞氣轉生日主,這樣就可以趨吉避兇了。這種俗法完全不明命之真諦,當知這個命最忌的就是水了,為什么呢?筆者的論命思想中不是完全一根筋的全是圍著日主強弱來的,這個命之所以沒有夭折,就是不得不還是要依賴丙傷來制辛煞,26歲前大運走壬戌、癸亥,若按身強弱看,日主弱逢水印運,當是好運了,為何會混的浪狽不堪不呢?按我的看法則是運走水印之鄉,這個印運不僅不生身,反而去克制命中日主不得已只好依靠的丙傷,丙傷一受印制則伏煞之力大減,煞一得勢就猖狂克主了,這個運就很慘了。26歲換運甲子,乙木日主見甲字(大樹)就有一定之依靠了,不料27、28這兩年是甲申、乙酉兩太歲,日主這流年又是不利,自然這個日子很倒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主因不得不依丙傷而存身,所以筆者認為其留南方尚好點;這是因為丙煞在南方還可得些地氣相滋,是以在南方還可有點生機的。這種官殺太重攻身的八字,最易有失業、病癥、牢獄之事非;故我囑其要安貧樂道。這個八字和袁樹珊的命格有相似的地方,所以此人也有點窮知識分子的失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話不要說死了,這個命中年運走丙寅、丁卯兩步,還是可有所作為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例3:乾造, 癸卯 戊午 辛丑 乙未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男命是光明日報社徐女士的弟弟,這位女士也懂術數,會看手相,在單位中小有名氣。筆者的學生小江和她是同一單位,聽說我之后就和小江過來拜訪了我,拿出了這個八字讓我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命辛金日主生于午月本是七煞并天乙貴人,是個貴重格局。但貴格所主的厚福不是一般人所能承當的起,特別是這種煞格尤是如此,一旦日主身弱則這種月令之煞就會化成鬼,鬼攻身就會災禍連綿不絕了。可惜的是這個命就是這種情況,煞格不成反成鬼攻身,為何如此說呢?這個八字中辛金日主生于午月,正是午中丁火七煞,此一大兇神居于月令之鄉,首要就是要見水來制化煞氣,大忌財再來生煞,這一個命就是犯了如此忌諱:年上癸水本可制煞,卻被月上戊印合化牽制,水勢幾乎滅跡;局中無水也可退而求之尋印來晦火生金,這個命日主坐于丑地,卻讓時上未支沖破;月上戊印本可生身,卻讓時上乙木通根于年支卯來克制,所有可以挽救辛日主的線路都毀了,此命就必是大兇命了,壽命都會有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這個男命是患了尿毒證,已換了腎,花了很多費用暫時保了一條命。筆者提示道,像這種命得尿毒證,必是緣于母親來的;果然如此。原來此一男的本身在性上就有先天缺陷,后來母親逼著兒子娶妻,妻不久就離了跑了。母親就讓兒子天天吃壯陽此類的藥,硬生生的把個腎吃壞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筆者應指出,這種命運所出現的尿毒證全是命里烈火烘熬癸水之故,這命平生最忌的就是母親和女人了,不娶女人還好可多活幾年,一討女人是女人留不著錢花精光,最后就是一場空。從宗教角度看這個八字,像這種命實際上是犯了“天條”從天上打下來的,就是受劫的命;這輩子在人間受盡罪后,還要往下走的。你們一定給他燒香許愿做盡了,我說肯定沒用的,緣這種命本來就是犯了“神靈”惹來的,求神必無戲,神靈不會寬恕他的呀!當然,這個理論有點唯心觀點。而事實上八字中都可以找到生離死別之規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徐女士講:她家的風水也不好,在她奶奶下葬的時候,一掘開地,原來爺爺棺材中的水就象瀑布一樣的噴瀉出來了,她們也沒作大的處理,還是把奶奶、爺爺合葬在一起:她憑直覺就感覺自己家的祖墳風水會出現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more

                  新聞公告

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南京市鼓樓區中央北路五塘廣場南側500米云燕園

                  博100